if u r going,im going

【虫蝙】青少年

·!注意!荷兰虫x小老爷!
·一个无脑短打,青少年是坠好的!!!
·真的没人来吃这一对吗很好吃的哦!!(端着碗((
———————————
未成年人不该喝酒。
彼得是这么认为的,而他也很乖的遵守了,酒精从来不是个好家伙,它会张牙舞抓的扣住你的喉咙,再把你的脑子揍成晕乎乎的棉花。
他没有喝酒,当然没有,这只是一杯果汁,用玻璃杯装着超市盒装柳橙汁。
可它尝起来一点也不甜,这些冰凉的液体从舌尖一直滑进喉咙,黏稠的缠在那,刺得人喉咙冒火。
为什么呢?它们明明只是果汁而已。彼得悄悄的又变换了一下坐姿,好让自己的膝盖和布鲁斯的保持一个不过于接近又恰好接触的暧昧距离。
他开始觉得热了,同时伴有着逐渐升温的趋势。或者它其实并不是果汁呢?他漫无边际的想着,布鲁斯的睫毛安静的落下一点影子,拉伸在十二点钟的方向摩擦着书页。
我们已经睡过了,他想,这太奇妙了。彼得一手撑着下巴,玻璃杯上融化的水汽席卷着他另一只手的指尖,他看到布鲁斯高领翻下来的半截脖子,指甲隔着水珠在玻璃上下意识的摩擦着。
布鲁斯的后颈很凉,他想,指尖又点了点杯子。很凉,像他的手,他的鼻尖,他的耳廓一样。他又想起一些什么,燥热从他的内里急速往外扩散着,他想起布鲁斯热呼呼的腰腹和绷直的小腿。
这真的只是果汁吗?
他猛的把玻璃杯推出去了一点,厚玻璃滑过桌面的声音总算是探出了哥谭之子的声音。
“彼得?”
布鲁斯问,几个音节在美好的唇线上跳着舞蹦出来。
“没什么。”
他停了很短一下才回答,目光本能的看向了自己和对方贴着的膝盖。
老天,我打赌这绝对不是果汁。
辛辣已经侵蚀了他的大脑,正要把他变成一条晕乎乎的蜗牛。
我想吻他,他想,这个疯狂的念头已经控制了他的意识。
可我到底要怎么开口呢?

评论 ( 15 )
热度 ( 57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