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u r going,im going

【虫蝙】阴阳差错

虫蝙

关键词:阴阳差错\万圣节\吸血鬼

都是普通人的设定,两个小屁孩一见钟情莫名其妙滚在一起的故事【

 

Summary

-你咬了我,为什么我还没有变成吸血鬼?

-我咬了你,为什么我还没变成人类?

 

 

  彼得·帕克认为事情还在能控制的范围内,至少他这么安慰自己了,不管他脖子上的那俩尖牙磕的窟窿有多痛。毕竟这是万圣节,嘿,万圣节是牙仙降临人间分发糖果和恐惧的日子,甚至梅婶婶都在八点半后吃了一小块三角巧克力,一切皆有可能。

  总之在野猫打翻垃圾桶前他在这条小巷子里想了很多,哐当一声之后他终于开始后悔也许自己真的不该扮成“生气的钢铁侠”出门,不过他坚持这是个酷毙了的主意——得了吧,没有谁会比钢铁侠酷,何况是生气的钢铁侠,不但酷,还相当可怕,万圣节服装的最终胜利者,而他就是那个在手制头罩上画了‘生气的眉毛’的天才。

  他这会倒想起沃利在他耳边那句充满善意的蠢货了,不听妈妈话的小孩会被鬼吃掉这句话原来不是吓人的。那个友好的咬了他一口的吸血鬼就是在这时候开的口,被猫一命呜呼的垃圾桶横在他的脚下,钢铁的身躯和他骇人的尖牙勾肩搭背发着光。

  “你是打算一直这么和我僵持吗?”

  彼得像没睡醒一样瞪着他,脑子里的猫在会议桌上打了半天架憋出一个问题,吸血鬼原来会讲话?

  “咳咳,你好,有人吗?”

  吸血鬼就差没上前去敲敲他的脑袋了,或者直接用皮鞋尖踢爆他的脑袋,好品尝他的脑浆,彼得赶紧用手护住了自己的胸。

  “等等,是你咬了我!为什么你还那么凶?!”他大声的护卫着自己身为食物的那点人类权利“就算不负责也好歹说声对不起吧…至少?”

  现在他像个被夺去了清白的良家妇女了,托面罩的福他才没看见吸血鬼面具后那个精彩的白眼。

  “好吧,是我不对,对不起。”

  吸血鬼叹着气扯下自己的面具,彼得下意识退后了一步。

  “是我的失误,对不起。”他接着理直气壮的挺起了腰“可我是吸血鬼啊,你不能不让我吃饭。”

  这下彼得倒觉得是自己不对了,毕竟他吃火鸡之前好像也没和火鸡道过歉。不过好歹,好歹他们现在都脱下面具坦诚相见了,借着路灯彼得总是得知了尖牙的主人有偏蓝色的眼睛。他开始思考这咬了就咬了吧,看在酒心巧克力和抿着的漂亮嘴唇份上,当一餐火鸡也没什么坏的。

  气氛又回到了最初的时候,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僵持。

  “…布鲁斯。”

  “什么?”

  “我的名字。”

  吸血鬼重新把面具戴上了。

  “彼得,我叫彼得。”

  彼得干巴巴的说,听起来比他新学期的自我介绍还要烂。

  布鲁斯抿着嘴点了点下巴,就在他扯着他过长的披风准备离开时彼得做出了一个能被载入他人生最烂的瞬间前三的举动。

  “等一下!”

  布鲁斯看向他,然后他说出了最烂的台词。

  “你咬了我,我为什么还没变成吸血鬼?”

  吸血鬼楞了一下,像在努力的把笑声吞回去肚子里。

  “我咬了你,为什么我还没变成人类?”

 

 

-----

  彼得以为自己早把这丢脸事给忘了,记忆储存仓回头就给了他一巴。

  “你好啊,嗯…彼得?”

  吸血鬼站在一年前的同一个地方向他咧了咧牙,彼得本能的摸了摸脖子。

  “嘿,布鲁斯,好久…不见?”

  布鲁斯笑了笑没说话,只是伸手松了松自己的衣领子。

  “所以……你今天不咬我?”

  “不了,路上吃过了。”

  这回路中间没有垃圾桶横着,布鲁斯走近了彼得一点,把自己的背舒舒服服靠在了墙上。

  “你在这干嘛?今年还是钢铁侠?”

  “哦,是的,钢铁侠,他可酷了不是吗。”彼得的声音又开始变得干巴巴,他怀疑布鲁斯一定是被神明祝福过的吸血鬼,用最精致的脸庞和最优雅的声线来祸害凡人,让他们的声音都变得干巴巴之后吸光他们心甘情愿的血。“我在这是,呃,路过,只是路过。”他咬了一下嘴唇“顺便来看看能不能遇到吸血鬼……?”

  然后他听到布鲁斯笑出声了,猫一样从喉咙里呼噜出来一样放松的轻笑。

  “那你可真是万圣节的幸运男孩了。”

  “我猜我是的。”

  他走过去和布鲁斯一块靠在了墙上,肩膀蹭到了一点温度,这下他顺着空气闻到了布鲁斯身上的甜味。

  “那么你还有什么愿望想实现的吗,幸运男孩?”幸运天使对他弯着眼睛,他朦胧的猜想牙仙没拿走他的乳牙也许就是为了不占用他这个瞬间。

  “…不给糖就捣蛋?”他问。

  “当然。”

  吸血鬼把黏牙的水果糖放在了彼得的手心上,想了想又多给了他一根棒棒糖。

  “再见啦,幸运男孩,也许下一次我会给你一个成为吸血鬼的机会。”

  布鲁斯挥挥手,顺着上一次的方向离开了。

  这太酷了,彼得咬着棒棒糖含含糊糊的想,我认识了一个吸血鬼。

  他也许是故意忽略了自己呼吸略有急促的问题。  

 

 

 

------

  事情也许太过于迅速了,显然迅速到了让彼得直接舍弃了思考行为的地步,总而言之他和布鲁斯上了床。

  这很疯狂,他和布鲁斯总共见了三次面,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同一套服装同一个垃圾桶,然后彼得就把对方摁在墙上啃了嘴巴。

  彼得不得不坦白,自从吃完那根显然一定被下了迷魂咒的糖之后他的脑子开始见缝插针的往脑壳里贴布鲁斯的照片,他的眼睛他的鼻子,他的耳廓他的嘴唇,他的手指他的脖子,他走路的方式他说话的语调。可怜的彼得,年纪轻轻就被下了咒,靠着那点少得可怜的记忆不断在脑海里循环播放来填满自己空虚的灵魂。

  可这有什么办法呢,任谁都无法阻止荷尔蒙的躁动和爱恋从天而降的晕头转向。

  而彼得手握有力证据证明布鲁斯应当为此事负一半以上的责任。

  “我今天没有带糖,所以你可以考虑一下恶作剧了。”

  当事人布鲁斯·韦恩先生不给予反驳。

  “看在你今年没有给钢铁侠的脸画眉毛的份上,幸运男孩。”

  布鲁斯搂着他的脖子,呼吸在他的鼻尖上挠痒。

  好吧,好吧。彼得早就放弃了和他争辩,不然也许到明天早上布鲁斯在他怀里化成灰他们都没结束这个话题。好在布鲁斯也是个干实事的人,不得不说他们从那条小巷子转战到彼得的床上并正式进入正戏的过程十分的顺畅。

  “我开灯的话你会化成灰吗?”

  “你对吸血鬼到底有什么误解呢?”布鲁斯手上握着彼得裤子上的皮带“当然不会了,傻子。”

  彼得闭嘴了,凑过去和他的吸血鬼朋友来了个嘴唇与嘴唇间最原始的碰撞,又亲了亲,蹭了蹭,又亲了亲。

  “现在我们可以期待一下我会不会变成人类——或者你会不会变成吸血鬼了。”

  布鲁斯在彼得咬他脖子的时候没克制住笑了出来,彼得甚是挫败的掐了掐布鲁斯的腰。

  “我们一定要聊这个吗——”

  “当然了幸运男孩,你可欠了我三年的糖。”

  然后他们彻彻底底的滚在了一起,中间可能还带了点较量的意味,布鲁斯高潮的时候被彼得堵住了嘴,漂亮睫毛上还一点点的挂着水汽。

  彼得发现吸血鬼的皮肤原来是有温度的。

 

 

----

  “这就是你连着三年不肯和我一起过万圣节的原因?秘密男友?”

  沃利脸上挂着让彼得无地自容的不可置信,可怜的孩子拼了命想要在青梅竹马的面前把自己还带着牙印的裸体藏在房门后面。

  “你好,我是布鲁斯,布鲁斯·韦恩。”

  倒是布鲁斯穿戴整齐的挤开彼得和沃利友好的握了握手。

  “沃利,沃利·韦斯特。很高兴认识你。”

  “等等,等一下。”终于穿上T恤的彼得突然瞪大了眼睛“你能晒太阳?”

  布鲁斯没对那扇没拉窗帘的窗户做任何评价,沃利的脸从不可置信的基础上添加了一头雾水。

  “你睡傻了吗?”

  “可布鲁斯你不是——”彼得的嘴巴张张合合了一下又没了声音,现在他的脸也蒙上了不可置信。

  “毕竟你瞪大眼睛的时候表情十分可爱。”

  暴露了的哥谭小王子自首投降,彼得终于认识到自己输得一塌糊涂的事实。

  好吧,好吧,他又看到那双给自己下咒的眼睛弯起来了,于是他决定把所有的愚蠢都怪罪在那根该死的强力棒棒糖上,然后头也不回的坠进荷尔蒙的陷阱里。

  这真是个绝妙的主意。

 

 

-

是的布鲁斯是普通人,彼得被耍了,因为布鲁斯觉得彼得很可爱:D【

 

  

 

评论 ( 1 )
热度 ( 47 )

©  | Powered by LOFTER